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桥流水

心若莲花一堂灿,诗如贝叶六神宁。

 
 
 

日志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2011-03-22 11:12:46|  分类: 旅游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次来京的计划之一是拜访老舍故居,19日上午我乘车在灯市口站下车后沿灯市口大街一路西行,很快一个显著的标志映入眼帘,老舍故居到了。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标志,小桥拍摄)

老舍故居是老舍先生 1950 年4月由美国归国后,自己花钱购买(听工作人员讲老舍当时是用100匹布买下的这座小院,可见现在的货币多不值钱了)的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乃兹府丰盛胡同 10 号的一个普通的四合小院。小院位于北京东城区丰盛胡同,门牌10号,几乎是在市中心,交通方便,这房子的有点是闹中取静,因为不在交通要道上,车辆和行人都不多,加上小房有围墙,院中有树。大城市的嘈杂便都隔在耳外了。平常只有花上的蜜蜂和树上的小鸟能愉快地打破它的寂静。大门开在一个南北向的小胡同里,胡同以明代一个公主的名字“丰盛”命名。小房在胡同的路西,进了胡同第一个门就是。先生去世后,小丰盛胡同改名为丰富胡同,门牌改为19号。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纪念馆正门,小桥拍摄)

院硬山隔檩,纯木结构,整个院落布局紧凑。正门坐西朝东,灰瓦门楼,门扇为黑漆油饰。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座砖砌影壁,中心贴个大红福字做装饰。往里走是个不大的小院,只有两间小南房,看门工友居住,往西有个狭长小院,是老舍之子舒乙的住房(现在是老舍纪念馆办公室),往北是一座三合院,这是故居的主体部分。进入首先看到的是一座五彩木影壁,正中的福字是老舍先生的夫人胡絜青女士题写。院内正房为北房三间,左右各带一间耳房。正房三间有两间是客厅,靠东头一间是夫人的画室兼卧室,东耳房是卫生间,装有抽水马桶和洗澡盆。东耳房的墙外还有一间小锅炉房,内装一台小暖炉,供冬季全院采暖用。西耳房是老舍先生的书房兼卧室。老舍先生在这间屋里生活了16年,度过了他的晚年,创作了24部戏剧剧本和两部长篇小说,其中引起轰动的是“龙须沟”、“柳树井”、“西望长安”、“茶馆”、“女店员”和“正红旗下”。“龙须沟”使他荣获了“人民艺术家”的光荣称号,“茶馆”成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保留剧目。曾代表中国话剧第一次走出国门,享誉欧美亚。书桌对着东门,一转身就可以拿到嵌在墙上书橱里的书籍,书桌是硬木镶大理石的,上有几件文物:一枚齐白石为他刻的印章,一只冯玉祥将军赠他的玉石印泥盒,一方清代戏曲理论家李渔的砚台,上刻“笠翁李渔书画砚”,还有老舍生前用过的眼镜、钢笔、墨水瓶、烟灰缸、台灯、收音机和台历等。卧室中有两样东西很值一提,一是老舍先生自己设计了一个大壁橱,请工人打在墙里,足有六、七立方米,是他贮藏字画和古董的地方;二是老舍先生的床,那是一张红木的老床,又大又沉,床帮上还嵌着大理石,床屉是棕绳的。他的腰病使他不能睡软床,特意由旧木器行选购了这张硬床。大木床和其他红木家具一起在“文革”时被抄家没收,但文物部门鉴定有较高的文物价值,万幸没有随便处理,“文革”后又原样发还,成了惟一保留下来的老舍先生用过的古典家具。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五彩影壁,图片来自网络)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北房,小桥拍摄)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老舍夫人卧室中的字画,图片来自网络)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老舍先生卧室)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书房,图片来自网络)

客厅里陈设严格按老舍先生意图布置,处处表现了他的情趣、爱好和性格。家具方面,除了一张双人沙发,两张单人沙发和一个小圆茶几是现代的,其余的全是红木旧家具,其中穿衣镜是夫人的嫁妆,其他的则是迁进新居后陆续选购来的,有书橱、古玩格、条案、大圆桌、靠背椅等等,老舍先生很爱这些家具。擦拭它们是自己每天必修课。桌面上陈设很少,但有两样东西必不可少,一是花瓶,二是果盘。

客厅里除了花多之外,就里画多。墙上总挂着十幅左右的中国画,以齐白石、傅抱石、黄宾虹和林风眠的画作为主,兼有陈师增、吴昌硕、李可染、于非阁、沈周和胡佩衡的更换。客厅西墙是专门轮流挂画处,宛如一个小小的美术画廊,到老舍先生家做客,观画成了必不可少的内容,是公认的一大乐趣。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客厅,图片来自网络)

东西各有三间厢房,东厢房老舍女儿居住,西厢房是就餐的场所。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东厢房,小桥拍摄)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西厢房,小桥拍摄)

1954 年春天,老舍先生到西山移植了两棵柿子树,甬道两边一边一棵。种的时候只有拇指粗,不到十年,树干直径已走超过了海碗。每逢深秋时节,柿树缀满红柿,别有一番诗情画意。柿子品种很特殊,是河南省的“火柿子”,个头不大,只有拳头的一半,皮薄,很甜,无核,橘红色。老画家于非阁曾来给柿树写生,作工笔国画一幅,成为他的代表作之一,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因这棵柿树,和老舍夫人胡絜青女士为小院取名“丹柿小院”,称自己的画室为“双柿斋”。老舍先生去世后,日本作家水上勉先生连续写了三篇悼念文章,全以这两棵柿树作篇名,柿子友情了这座小院的标志。院内还有一个鱼缸,老舍先生每逢办公写作劳累之时,都会到这鱼缸前来赏鱼,小憩片刻。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院内的柿子树,小桥拍摄)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鱼缸,小桥拍摄)

1966年政治风云突变,8月24日早晨,老舍先生带着满身伤痕,怀着悲愤的心情离开了这个家。永远地离去,自沉于太平湖。在老舍夫人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第二天,听说我离家不久,老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拿上一本《毛主席诗词》就出去了。走到院里,他见4岁的小孙女在那里玩,还把小孙女叫到面前,拉着孩子的小手说:‘跟爷爷说再见。’老舍出门后,就一直往北走,走到太平湖(此湖今已不存,改建成地铁停车场)边,坐在那里读起了《毛主席诗词》。整整读了一天,天黑以后,他头朝下脚朝上投进了那一汪平静的湖水。”关于老舍先生的死因一直没有答案,我只知道一个如此热爱生活、热爱家人和朋友的老人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死亡,该是多么难以抉择的事情。

驻足小院,我久久不愿离去,如同老舍先生还在,仿佛看到他和家人一起观鱼赏花,和朋友一起香茗一杯欣赏字画,茶几上还散发着淡淡的茶香,爽朗的笑声还在客厅里回荡,老舍先生从没有离开我们,他或许出门去了,很快就会回来;他或许小睡片刻,一会儿就会醒来。

我想我还会再来,在深秋季节,在橘红色的柿子挂满枝头的时候......

京城散记之四----拜访老舍故居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评论这张
 
阅读(520)| 评论(1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