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桥流水

心若莲花一堂灿,诗如贝叶六神宁。

 
 
 

日志

 
 

想念陕西话  

2011-03-05 16:23:13|  分类: 忆海浪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念陕西话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

(图片来自网络)

 母校的老师带学生去同学所在的公司实习,同学在短信中这样给我描述,四个带队老师一口陕西话。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再看短信内容就变成了陕西话,那久远的、亲切的、熟悉的、余音绕梁般的陕西话渐渐由远及近,在我耳畔回响,我陶醉在浓浓的关中方言里,耳边除了陕西话仿佛什么都不存在了。

  刚进大学时,同室姐妹八人,老大是陕西户县人,一口标准的陕西方言,老三虽来自外地,但从小跟长安的爷爷奶奶长大,也会说一口标准的陕西话。还记得老大有一次找鞋子,她说“额地孩子(我的鞋子)”不见了,把我们笑得肚子疼。最快乐的事就是每到晚上入睡前听老大老三用陕西方言讲笑话,尤其是善于模仿并极具表演天赋的老三绘声绘色的讲演,常常把我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很久不能入睡。还记得老三讲过的一个笑话,一个小学生向刚分来的外籍班主任请假,“老师,下午额请个假,额颡疼的很。” 老师说:“你到底是啥疼的很?” 学生说:“额就是颡疼的很。”  老师生气了:“我问你啥疼,你就说啥疼,这不是故意跟我过不去吗。” 颡在陕西方言中读sa(去声),意思是脑袋。

  在与外界交往的过程中,我们逐渐知道了更多的陕西方言,我们也开始学习方言,老大老三就是我们的家庭教师。或许女孩子天生具有语言天赋,模仿学习都比较快,很快我们就学会了简单的陕西话,外出游玩、购物不说普通话而是说陕西话,当然本地人一听就知道我们是“坎班”(非科班之意)出身。尽管如此,我们仍乐此不疲,发扬一不怕丢人二不怕笑话的精神,在关中大地上说着一口并不标准的陕西话。还记得教我们机械原理课的老师是陕西人,他爱人是校医,夫妻俩都是一口地道的陕西话,因为关系好我经常去他家,每次去他家,他的两个女儿说的都是普通话,偶然一次我去校医院,看到大女儿坐在妈妈身边用陕西话说着什么事情,两个人的声音都那么柔美,宛如莺声燕语,洋洋盈耳。我当时在一旁听呆了,那是我听到的最美的语言,我当时最羡慕的就是会说一口地道的陕西话又会说一口标准普通话的那个女孩儿。

  毕业至今,当年的陕西话早就统统留在了陕西,偶尔同学之间通电话时,我们还会说上几句简单的陕西话逗趣。当我非常想听陕西话的时候,我会给老大打个电话,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声音,非常亲切,非常熟悉,那份浓浓的友情也在陕西话中升华。

  最令我高兴的是陕西卫视有一台节目全是陕西方言讲述,当我第一次看到时真是欣喜若狂。自此只要有时间,只要在我方便的时候,我经常会调到陕西卫视频道,有的时候我会一边干着其他事一边听电视节目,老公开始很奇怪,见我不看电视几次要调至其他频道,我说明原因他才知晓,以后凡是我听电视节目的时候,他这个也曾经在西安生活学习过的人只好跟着我一起享受那份特别的美好。

 至今我仍觉得陕西话是我心中最美最美的语言。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2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